提示:请记住56听书网最新网址:hbjkccsb.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56听书网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四十五度纯洁望天

慕容帅剑9970万字2724人读过连载

《四十五度纯洁望天》再说阮小七送过婆婆当夜即行寻他二位哥,把刁家之事告说一,便要赶往定陶县去救取刁桂脱难。阮小、阮小五齐说很好,须禀了公明哥哥和军吴学究,定下良策,能行事。阮小七道:这等小事,也值得去动哥哥,恁地说时,们待下山救取,只怕桂的首级已不保哩。阮小七闹着要去,小、小五只劝且慢。阮七道:「谁人没有心,这婆婆登时失却两儿子,多么苦楚可怜若依你们那般做时,婆早就气死了!」嘴叫喊着,起身便走。二、小五知道他的性,也不多说,且连夜见宋江禀话。偏生宋今日有点感冒,晚上早就睡了,二人没法只得退回水寨,直等次日中午时分,方才山来见宋江,禀陈一。宋江道:「七哥的子只是急躁,胡乱而,须防弄出意外,快请将来,俺与他当面量。」阮小二说:「。」立差一名喽啰赶水寨,不一会,喽啰报,昨夜四更时分,头领带了朴刀包裹,忙地下山去了。阮小、阮小五、宋江一齐惊,齐说:「这事如是好!」宋江道:「院长偏生不在这里,日因事往狼嗥山去了除了他谁人能够追及」阮小五道:「飞毛刘通走路最快,不如他下山追赶。」宋江好,立传飞毛腿刘通令。少顷,喽啰上来覆:「刘通奉了柴进命,跟周通、李忠办去了,预计三二日后能回山。」这时阮小、阮小五分外着急,算时候将近一天,除戴宗、刘通,别人万不及,去也无益,只待戴宗回山再说。第日傍晚时分,戴宗回了,宋江便说明情由教他漏夜下山,立等报。戴宗奉命,匆匆上行装,下了山寨,起神行法,赶向定陶去。这几天内,阮小、阮小五忧急得不成子,只盼望戴宗迅速来,好得知兄弟如何落。那日大家正在商,戴宗回来了,报说小七在定陶杀人。已官府拿下,押入牢中只等上司批文下来,要立地处决却说阮小七此事起不远,石碣村里有家姓刁的,兄弟二,哥哥名叫刁桂,号无毛螃蟹,兄弟做扁头鲻刁椿,二打鱼为生,都是光汉子,没有娶妻。中只养着一个老母兄弟都十分勤恳,着打鱼,倒也能够钱过活。刁桂为人刚而诚朴,不善周,一年中常在村里,难得出外。每逢捉到鱼虾,总是兄刁椿上镇去卖,易柴米回来,一家母三人,却也很安逸度。当初三阮没上山泊时,本也住在碣村里,打鱼为活都和刁家兄弟熟识也曾结了大夥,同湖泊里打鱼,卖钱分。阮小五、阮小都喜赌钱,每上镇大赌,回来时输得光,家中没有东西了,便往刁家婆婆里借些钱来,婆婆照数给他,不曾回过,所以阮家兄弟常说刁家婆婆是好。刁椿不比他哥哥样诚朴,人很灵敏干,镇子上去得多,人家都认识了他渐渐和他厮熟,大都称他是石碣村的子,可也敬重。镇有个姓毕的牙子,里只生一个女儿,唤桃奴,年纪和刁相等。刁椿为了卖之故,渐和那牙子熟,牙子看他做人恳,干事又好,合他的心意,就挽人合,招了刁椿为婿和桃奴配为夫妇。椿虽做了毕家之婿但是石碣村里的老,他仍不断供养,月中总得去探省几。不上几时,他的人翁得病死了,刁就做了牙子,生涯比从前好上数倍。椿虽然年轻,妇女上那种情趣,他却很理会,哪知道桃青春年少,水性杨,成婚以后,见丈不解风情,花晨月,常在暗中掉泪,伤薄命。毕家住宅壁,那是一家老客,叫做平安客店。中来了一位客人,人姓何,衣装华焕年纪尚轻,举止异风流。据说他哥哥的定陶县县尉,可有一点小小来头。人在客店里一住几,不知如何,暗里桃奴勾搭上了。这娘正在春心摇荡之,忽地碰到这般风年少,知情识趣的子,哪不打得火一热烈,蜜一样甜腻可怜刁椿如同睡在里,怎知妻子在干无耻勾当。不久,风声传播出外,那何的一听不对,连动身而去;可是没几时,却又来了。时丑声四播,闲话自沸腾,有一班好的子弟,竟做成了支曲儿,在大街小唱动。那何姓听得成话了,又早走了一天黄昏时分,左邻舍人家,忽听得家大呼大叫,有人那里哭喊救命,大连忙赶进门去,只刁椿怒容满面,不口大骂淫妇,桃奴头散发,双足乱跳带哭带骂,口里只要寻死。当下邻舍好做歹,极力解劝一场,好容易将他夫妻劝住。哪知不几日,夫妇又吵闹打起来,刁椿一气便走回石碣村老家,这也不在话下话里只说神行太保宗,那日赶回定陶见了青面兽杨志,过信儿;杨志便说「这里城关依然紧,坚不出战,无可何,这城里的何县,因阮小七杀死他兄弟,恨入骨髓,心要和梁山泊作对且硬驱百姓上城,夜防守,要打要骂弄得怨声载道。那尹没了主张,只听尉说话,一天到晚只伏在衙门里不敢外,正是大有机会待等凌振一到,便动手攻打了。」杨说罢,就去摆布一,端正下安民告示安排既毕,凌振来。彼此相见了,杨即行上马,引凌振城察看一周,回至中。凌振说道:「破此城,易如反掌便请明日出战,俺火炮轰城。」次日主将青面兽杨志升,两傍站立镇三山信,白面郎君郑天,摸着天杜迁,云金刚宋万,神行太戴宗,轰天雷凌振员头领和马步兵卒手。杨志就令黄信一路,郑天寿做一,杜迁、宋万做一,各引三百人马,赴三门,但听号炮动,合力攻打,无大小官员,莫放逃城外,四员头领得而去。杨志自引戴、凌振,出到东门下,再将写下的告缚在箭上,射入城。略谓:「本寨替行道,除暴安良,次专为救取阮小七斩除贪官污吏、势土豪而来,与尔百无关,尔等若将首何县尉拿下,献出关,当不犯此间一一木,收兵回山。仍不听忠告,顽强拒,便用火炮轰打城池破时,鸡犬不,休生后悔。」这示射入城内,半晌见动静,有几名喽近前探望,反被城打下埋伏,争些儿了性命。杨志不由怒,便命攻城,凌立刻施放号炮,炮震天,那黄信等一炮声,即行三面环,攻了多时不能得。杨志传令暂退,用火炮轰城。凌振令,便架起那最厉的风火炮,对准城上面打去,只两三,已把敌楼打坏一,城中军民,人人裂,个个心惊。凌又令五十名炮手各小炮望城上乱打,上军民立脚不住,纷倒退。正自乱哄地,城头上忽然竖降旗,城门大开,大群军民蜂拥出来张着两手高声叫喊也听不清楚什么。志一见,便喝令停攻打,凌振号旗举,那大小炮也就不放。杨志一马当先冲近城关,只听得面喊道:「梁山泊士且住,如今县尹县尉都被我们拿了听凭义士发落,只不要伤害满城百姓」杨志听了大喜,行收兵入城,出示民,约束部下,不惊扰良民,违令者。一面就令打开大,取出阮小七、刁二人。但见刁桂遍伤痕,不成样子,命杜迁、宋万引一人马,先行护送刁回山,使他子母相。自此子母留在山,把石碣村老家弃。当下杨志和众头都入县衙,见众百将县尹、县尉拥到何县尉怒目挺立,肯下跪,腿上吃打几棍,方才跪下。志喝道:「你这万的害民贼,都是你弟狼狈为奸,无恶作,屈陷良民,今到此,尚有何说?何县尉千贼万贼,口大骂道:「俺自机,被这班奸民变拿来,没有说话,拚这颗脑袋!」本山寨人马到时,城百姓就行慌乱,背里都恨何县尉无端虎须,引起刀兵,池破时,只怕免不满城屠戮,万户遭。何县尉却因兄弟杀,痛心切齿,死和梁山泊作对;后竟倒行逆施,在民抽选丁壮,硬驱他登城防守,偶一违,立即处死,不知了多少良民,弄得人怨愤,个个离心今日城外攻打得紧时,众百姓窥个空一齐动手,突地将县尉和县尹拿了,城献出,这也是平虐害百姓的果报。休絮烦。当下何县破口大骂,恼了活罗阮小七,便在喽手中夺了一把刀,上来指着何县尉骂:「你这贼!你抵这个脑袋,俺偏不你就死,且玩一下,看你如何?」便何县尉两耳割下,割鼻子,又剜眼睛背上戳几刀,胸前几刀,浑身戳了许窟窿,最后才割下来,悬挂衙前示众阮小七割了何县尉又推上县尹,杨志问众百姓,这官儿绩如何?大家齐说「不好不歹,比了县尉,这还算是个人。」杨志道:「地,只是个庸弱的儿,杀之无益,饶了罢!」便喝喽啰绑,徐县尹得了性,抱头鼠窜而去。志又吩咐打开仓库取出积储的钱米,给满城穷苦百姓。家感激,户户称扬齐说梁山泊义士恁好,倘得常年在此我们反能过一点好子。发放既毕,杨传令拔队回山,众姓扶老携幼,出城看,称赞梁山泊纪严明,秋毫无犯。里之事,自有州官理,更委官吏,一飞章奏闻,不在话。不想一过几天,忽有人奔到碣村来,忙忙地寻到了刁椿告诉他道:「刁二哥,你家子不见了,人家都说好奇怪不知她走向哪里去,特来报消息。」刁椿大惊,跟着那就走,待到镇上看时,但见门紧闭,门前拥了不少闲人刁椿进内搜寻,哪里有他老的影踪,房中箱笼物件,尽打开,零乱得不成样子,一细软东西,早已卷得精光。椿心里明白,闷下一肚皮的,且出门来告诉街坊邻舍,面央人去四下探听。约莫半光景,忽地得到消息,这婆见在定陶城里,和一个汉子居共宿,如夫若妇。此人非,就是那何姓客人,这婆娘空逃走,不问而知是预先设计策。刁椿闻讯之下,气忿人也昏了,回家告诉母亲和哥,只说要往定陶寻这婆娘如若她不肯回家,或寻不到的话,俺性命也不要了!说,掉头径去。刁椿去后不多日,忽有人奔入村来报信,称祸事,原来刁椿到了定陶被人在路上谋害死了。刁桂母得了此信,宛如青天里起霹雳,登时大哭,那婆婆竟得昏晕过几次。次日,子母商好了,端正下行李盘费,到镇上,邀请了毕家的四邻舍,说个大意,要往定陶去屍告状。街坊中也有善心的见他子母如此可怜,有二人愿做伴前去。刁桂子母甚喜便和两位街坊登程而走。那到了定陶,下在一家客店里刁桂是个诚实汉子,又是在子里住惯的,一到这县城里,弄得没有半点头脑,还亏两位街坊尽心竭力,替他奔探听,好容易探明下落。刁是被杀在东门外一条小路上已由官府相验,发封厝坛,要收屍改殓,扶柩还乡,必向衙门中投下状纸,得官府准了才行。子母二人听了,又是一件难事。那同来的街,又探得那婆娘确在城里,皇地做这何姓的外室。此人名叫做何二,浑号何二虎,仗他哥哥做的县尉,在这定城里无恶不作。人家惧怕他势焰,都敢怒而不敢言。他那婆娘这桩情事,县里哪一不知道。刁椿被杀之前,有亲眼看见他到何家吵闹,那娘不认他是亲丈夫,一次闹最厉害,曾惊动过街坊,后刁椿就被杀死在路上了。这血案,大家背地里都说蹊跷这婆娘多少有点干系;可是姓刁的非亲非族,又惧怕何虎的势焰,谁敢出头说话,不过替死者叹几口气,呼几冤枉罢了。子母二人听得这说话,又自大哭一场。刁桂到兄弟这般惨死,怎肯干休子母在客店中商议之下,刁便决定先去寻婆娘说话,且闹破了再理会。那街坊以为何的势大,只怕闹不过吃了。刁桂道:「俺只思替兄弟仇,别的可不管,便死在这也甘心!」那街坊自也无话且说刁家婆婆,村中望了几日,见一位街坊到来也知他们定是怕,不肯再来哩。今一个儿子被人死,一个又被当强盗拿去,眼前目无亲,这冤枉世里不能伸雪了每日只是嚎啕痛,茶饭都无心吃形容憔悴,十分怜。邻舍人家听心软了,都来屋里劝解,那婆婆是痛哭。贴邻一汉子叫做康良的无意说起梁山泊阮兄弟,那婆婆然想起,说道:人说梁山泊宋公大王忠义,替天道,惯打不平,杀贪官污吏,搭穷苦小民。有人他,这宋大王无不应,替人平反直,真强过官府倍。我也气昏了本来三阮兄弟都山上,听说都做什么头领,好大威风。既有这条路,何不就拚此命,上山去见三兄弟,拜他们转宋大王,可能够我儿子伸冤,除此着,已自无门走了。」婆婆想这个主张,当下对康良说了。康道:「好虽好,是梁山泊有数百头领,又有千军马,那里很是怕,说话得不对时可不是耍。」婆把心儿一横,说:「怕甚的,到地步,我便死也得!我想三阮兄现在虽做头领,初也是我们村里,他们没上梁山时,也多少受过一点好处。我今去,不争会把我了,我主意已定明日便行。」康道:「婆婆既然此决心,俺就伴你前往。」康良婆婆相约停当,在这里上梁山泊有水路可通,路也没多大远,不一日可到。次日康良又叫了两名当,荡出一只船,扶婆婆下了船就驶入湖泊子,向梁山泊而去。上并没耽搁,直山下大港内,只对面两只小船,飞驶至。船头上人立着,手执刀,康良一见,就这是山泊里的船,出外来巡逻的当下便放大胆子只顾向前驶行,听得船头上有人道:「什么船只快些报来!」康连忙答道:「俺从石碣村到此,见这里阮家三位领。」可算巧事这两只船正是活罗阮小七部下,人听康良说了,引至西北水寨。婆见了阮小七,唤得一声:「七」,兀的双泪交,喉咙中梗噎着一句话也不能出。阮小七慌忙倒下拜,说道:「婆有甚冤屈,恁气苦,尽可诉说听。谁人将你欺,俺替你去出头主。」说罢,起请婆婆安坐,叫良也坐了。婆婆乾眼泪,才将那从头细说,都告给阮小七。小七毕,突将桌子一,跳起身来叫道「反了!反了!不信刁二哥恁般人,竟会遭到惨;刁大哥又被陷,真正无天无日,此仇不可不报」阮小七这样跳,倒把康良唬了跳。小七立刻拿许多银两,重重了康良和两个伴,教他们回石碣,婆婆留在山上且待将来再说。良收拾银子,谢自去。阮小七便四名喽啰,用竹子抬了婆婆,送往老母那里安顿婆婆见阮小七如相待,心中自也慰




最新章节:都市奇缘全文无弹窗

更新时间:2021-04-17

最新章节列表
天罡刀全文下载
黑道狂少千羽全文下载
婚色老公悠着点全文免费阅读
都市风尘全文免费
重生风流土豪特种兵全文免费
东宫西宫全文阅读
冤鬼路 全文阅读
极品无赖gl全文
凤临天下女尊全文免费阅读全文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妖孽丛生白魅全文免费
第2章 横眉txt全文下载
第3章 大明嫔妃小说全文阅读
第4章 暗兵txt全文下载 番茄
第5章 官骄全文下载
第6章 春雪全文阅读
第7章 久阴久阳全文阅读
第8章 364夜甲虫花花全文阅读
第9章 风全文免费阅读
第10章 晴空一鹤排云上全文
第11章 荒村野性全文阅读
第12章 都市春潮全章阅读全文
第13章 最强杀神者全文免费阅读
第14章 总裁强宠缠绵不休全文免费阅读
第15章 帝少枕边囚爱全文阅读
第16章 叶非墨温暖全文阅读700
第17章 囚奴弃妃全文
第18章 全文具体描绘
第19章 官骄全文
第20章 残次品全文阅读 无广告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2610章节
恐怖灵异相关阅读More+

风雨同行

国绚琳

爱.没那么简单小说

邱伟迪

苍穹之主免费下载

姬澜宁

清微驭邪录

令狐俊俊

搜异笔记下载

皋宛秋

悠然展颜清穿

闾丘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