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56听书网最新网址:hbjkccsb.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56听书网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纳兰容若与卢氏的小说

滕涓6977万字8069人读过连载

《纳兰容若与卢氏的小说》奥尔珈说到这里停止。屋子里一片寂静,有老人们不时发出的重而困难的呼吸声。只是漫不经心地仿佛补足奥尔珈的故事似说:"你们都是在捉弄我。巴纳巴斯送那封给我的神气,完全是个繁忙的老信使,你阿玛丽亚--那时候她准是跟你一起在家里着的吧--的表情呢,也好像都认为传递书和消息是稀松平常的情。""你必须分清楚我们之间的差别,"奥尔珈说。"巴纳巴斯的确由于那封信又变成一个快活的孩子,尽他自己也怀疑他到底没有这种能耐。他的些怀疑也只有他自己我才知道,可是他又得,如果能打扮成一他想像中的真正的信,那也不失为一种光。所以,尽管这时他心妄想,居然想要有套官方的制服,我还得在两个钟头之内赶给他改制一条裤子,少有点儿像制服那样紧身裤,好让他穿着你的面前出现,当然我们知道,在你面前混过去是很容易的。谈巴纳巴斯已经谈得多啦。阿玛丽亚可真瞧不起他这种信使的作,现在他似乎有了点儿成绩--她从巴纳巴斯、我和我们悄声语的谈话中很容易就到了这一点,--她比以前更瞧不起这种工了。所以,她刚才说是真话,这你可不要欺欺人。至于我,K要是我说我似乎也曾看过巴纳巴斯的工作那倒并没有任何欺骗的意思,而是出于我忧虑。巴纳巴斯经手这两封信,虽说令人疑,毕竟是我家三年第一次受到恩宠的标。这一个变化,假使是一个变化,而不是骗局的话--骗局比变化更常见,--那么这跟你来到这儿是分不的,在某种意义上来,我们的命运要依靠来决定了,也许这两信还不过是一个开端巴纳巴斯的才干不仅于传送这两封与你有的信,还可能发挥在他方面--我们必须这样希望,能坚持多久多久,--可是眼前,一切都集中在你身上现在,在城堡里,不那儿发生什么事,我只能平心静气地听天命,可是在这村子里我们也许还能做一点情,那就是,一定要得你的好感,至少不你厌恶我们,或者,重要的一点,就是用们全部力量和经验来护你,使你跟城堡的系不至于中断--也许这也是帮助我们自己现在,要达到这个目,最好的办法是什么?那就是在我们接近的时候,要消除你对们的任何怀疑--因为在这儿你是外乡人,样就难免满腹疑虑,样满腹的疑虑也是有理的。何况,人人都不起我们,你也就一会受到舆论的影响,别是通过你的未婚妻所以,在我们毛遂自的时候,即使完全出无心,又怎么能不使们与你的未婚妻处于立的地位,这样也就犯了你呢?至于说那封信,在你收到以前都看过--巴纳巴斯没有看,作为一个信使他是不能让自己看信,--乍看起来,似乎都已经失去了时效,有多大意义,可是就们把你托付给村长这点而论,那又是具有端重要的意义的。那,在这样一些情况下我们该怎样对待你呢要是我们强调这些信的重要性,人们就会疑我们夸大了显然是无价值的东西,而要我们以自己是传递这信件的工具而夸耀,们也会怀疑我们这样是追求自己的目的,不是为了你;再说,们这样做,也可能会你轻视这些信件本身价值,而变得灰心失,这又违背了我们的意。可是如果我们不调这些信件的重要性我们也同样会使自己到人们的怀疑,因为们会问,既然这样,为什么我们又要找这麻烦来传送这种无关要的信件呢?为什么我们的言行之间有这明显的矛盾呢?为什我们要教收信人失望而且还要教发信人也望呢?因为他把信件给我们,并不是为了我们向收信人解释这信是无关紧要的啊。么,采取折衷的态度,既不强调它的重要,也不贬低它的价值换句话说,正确估计些信件的价值,然而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们的价值在不断变化它们引起的反应,也无穷无尽的,而偶然机遇又往往决定一个的反应,所以连我们这些信件的估价也是种偶然性的东西。当这一切之上,又加上的焦虑不安时,什么情就都搞糊涂了,所,你对我所说的任何情都不必过于认真。如说,曾经发生过这的事情,有一回巴纳斯回家带来消息,说对他的工作不满意,初他痛苦极了--我应该承认,这也损伤了对自己职业的虚荣心--决定干脆辞职了事,当时为了弥补这个误,我确实愿意欺骗说谎、出卖别人,什都干,不管那是多么的事,只要有用处我干。不过,当时即使这样做了,也不仅是我们自己,同样也是了你,至少我是这样的。"□ 作者:[奥地利]卡夫卡上一章目 录下一"让你自己去判断吧,"奥尔珈说,"我警告你,这事情听起来很简单,个人不能马上就懂得为么它有这样重要的意义城堡里有一位名叫索尔尼的大官员。""我已经听到过他的名字了,"K说,"我上这儿来跟他也有关系。""我可不这样想,"奥尔珈说,"索尔蒂尼很少露面。你是不听错了,把他当作了索提尼,把'提'听成了'蒂'了吧?""你说对啦,"K说,"那是索尔提尼。""是呀,"奥尔珈说,"索尔提尼是很出名的,他是一个最勤劳的员,大家常常谈起他;是索尔蒂尼却不大爱交,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我第一次是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年多以前。那是在七月日救火会举办的庆祝会,城堡也参与了这次庆会,并且还赠送了一辆式救火车。索尔蒂尼据是担负着救火会的领导任,也许他只是代理别的--官员们就这样互相遮掩,所以很难知道真负责的到底是哪一位官,--索尔蒂尼参加了救火车的赠送仪式。自然还有不少从城堡里来的参加,其中有官员,也侍从,索尔蒂尼保持了的一贯作风,把自己藏幕后。他是一个矮小、弱、思虑沉着的绅士,是见到他的人都会注意额头上的那种皱纹;布在额头上的扇形皱纹--虽然他肯定还不到四十,皱纹却实在不少--一直延伸到他的鼻根。我来没有看见过像他这样人。我们也参加了那次祝会。阿玛丽亚跟我为这次庆祝会,早就兴奋好几个星期了,我们也备好了参加这次盛会的日衣服,一部分还是特新做的,阿玛丽亚的衣更漂亮,一件雪白的罩,胸前镶着一道道像泡一般耸起的花边,妈妈了缝这件罩衫,把她所的花边全用光啦。我妒死了,在参加庆祝会的夕哭了整整半夜。只是第二天早晨,桥头客栈老板娘跑来看我们的时--""桥头客栈的老板娘?"K问道。"是呀,"奥尔珈说,"她是我们的一个亲密的朋友,唔她来了,她不能不承认玛丽亚打扮得比我漂亮于是她安慰我,答应把自己那副波希米亚红宝项链借给我戴。当我们备动身的时候,阿玛丽站在我的旁边,我们大都夸赞她,爸爸说:'你们听我这句话,今天阿丽亚准会找到一个丈夫'于是我不知怎么的,就把我最大的骄傲,我那项链脱下来,戴在阿玛亚的颈上,心里也不再忌了。我拜倒在她的胜面前,我觉得别人也一都会拜倒在她的面前的也许使我们感到非常惊的是,她的风度与往常不相同,因为她本人实并不怎么美,但是,她忧郁的眼神(从那天以就一直是这样)却居高下地俯视着我们,使人由自主地要向她膜拜。一个人都注意到这一点甚至雷斯曼跟他的妻子领我们去的时候,他们这样说。""雷斯曼?"K问。"对,雷斯曼,"奥尔枷说,"我们是一向受到人们尊重的,要是们不去,庆祝会就不能利地开始,因为我的父在救火会里是第三把手""你的父亲居然还那么活跃?"K问道。"你说我的父亲吗?"奥尔现反问道,好像没有完全听他的意思。"三年以前他还是一个相当年轻的人,比如说,有一次赫伦夫旅馆失火的时候,他上驮了一个官员一口气屋子里跑了出来,这个员名字叫格拉特,是一身材魁梧的人。那时我在场,实际上并没有什危险,不过是火炉附近一根干柴开始冒烟了,拉特就吓得向窗子外面救命,救火队赶去了,然火早已灭了,但是爸还是把他背了出来。因格拉特当时发现自己已不能动弹了,在这样的况下,当然还是小心的。只是因为你提起爸爸我才告诉你这个故事;那时到现在不到三年多可是你瞧他现在是个什样子。"这时,K才发现阿玛丽亚已经回到房里了,但是她离得远远的在她父母坐的桌子旁边母亲害了风湿症,两只臂不能动弹,她一面喂亲吃东西,一面劝父亲心等着,一会儿就要轮他了。但是她的劝告没效果,因为她的父亲馋要喝汤,顾不得身子软,想自己拿来喝,先用子舀,后来干脆想捧起来喝,可是都没有能喝,他气得嘴里直嘟囔;的嘴唇还没有碰到匙子匙子里的汤早就没有了他的嘴也喝不到碗里的,因为搭拉着的胡须早浸到了汤里,撒得到处是汤,就是到不了嘴里"难道三年的时间就把他变成了这副样子吗?"K问道,然而他对这两个人却产生不出一点同情来,那整个角落包括那桌子在内,只能使他感厌恶。"三年,"奥尔枷慢慢地回答道,"或者说得更正确一点,在庆祝上的几个钟头里就变成这个样子。庆祝会是在子靠近小溪的一块草地举行的;当我们到达时那儿已经挤得人山人海,好多人是从邻近的几村子来的,声音喧嚣,得人心里发慌。爸爸当首先带我们去瞧那辆救车,他一看见就乐得笑呵的,这辆新救火车使感到非常快活,立刻就始进行检验,并且给我讲解,他听不得一句反或者怀疑的话,一碰到有什么东西非要指点给们看不可的时候,就一劲儿地让我们大家弯着子趴在车身下面看,巴巴斯不想看,就挨了他巴掌。只有阿玛丽亚没理会这辆救火车,她穿那套漂亮的衣服笔直地在救火车旁边,谁都不跟她说一句话,我有时到她的身边拉拉她的手,她也不吱一声。我们救火车前面站了那么久就没有注意到索尔蒂尼这一点我到今天也说不是什么原因,后来还是爸爸转过身去的时候才现了他,很明显,他一就靠在救火车后面的一轮子上。当然,当时我周围是一片可怕的喧闹,还不光是平常的那种闹声,因为城堡送给救会的除了救火车以外,送了几只喇叭,这种与不同的乐器,你只要轻吹一下--连一个小孩子也会吹,--就会发出震天响的哒哒声;这种喇声就会教你想起准是来土耳其人啦,这种你怎也听不惯的喇叭声,听一声你就会吓得跳起来而阻因为喇叭是新的,都想去试一试,又因为庆祝会,谁都可以吹。几个吹鼓手就在我们的朵旁边改,也许是阿玛亚把他们引来的。在这的情况下要保持头脑灵就很难了,再加上我们得听爸爸的话,把最大注意力集中在那辆救火上面,因此这么久我们没有发觉索尔蒂尼在场况且我们也不知道他是。"那是索尔蒂尼,'最后还是雷斯曼悄悄地对的爸爸说--我正在爸爸旁边,--爸爸兴奋得不得了,就对他深深地鞠一个躬,还挥手教我们鞠躬。爸爸一向崇拜这以前从未见过的索尔蒂,把他看做是救火会事方面的权威人物,在家常常谈起他,所以,我现在能够亲眼看到索尔尼,对我们来说,实在一件十分震惊、十分重的大事情。但是索尔蒂并没有理睬我们,这倒不是只有他才这样,因官员们在公开场合大都不招呼人的,况且他已很累了,只是因为公务身才不得不呆在那儿。到这类任务特别费劲的不算是最糟的官儿,有官儿和侍从索性跟老百混在一起了。只有他一不响地呆在救火车那儿却把那些原想挨过去请他什么事情或者说一句维话的人都吓跑了。所,他也是在我们发觉了好半天以后,这才注意我们。那也只是在我们他恭恭敬敬地鞠了躬,爸为我们向他表示了歉以后,他才向我们这边,带着厌倦的神气逐个量着我们,好像为了发自己得一个又一个地看去而唉声叹气,一直到后他的眼睛落到了阿玛亚身上,他得抬起头来能看清楚阿玛丽亚,因她的个儿比他高得多。一看到她便怔住了,跟就跳过车辕来挨近她,先我们误会了他的意思爸爸还领着我们迎上前,但是他举起手来制止们,接着又挥手把我们走。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我们取笑阿玛丽亚果找到了一位丈夫,我们这样傻里傻气地快活了整一个下午。但是阿玛亚比往常更沉默了。'她深深地陷入了索尔蒂尼爱情中去啦,'勃伦斯威克说,他平时为人比较俗,不理解阿玛丽亚那的性格。但是这一回我都认为他是说对了。那我们大家乐得几乎发狂,每一个人,连阿玛丽也在内,半夜回家的时都好像喝了城堡的美酒地晕头转向了。""那么,索尔蒂尼呢?"K问。"对,索尔蒂尼,"奥尔珈说,'那天下午我在他身边走过的时候看到好回,他交叠着双臂坐在火车的车辕上,一直呆城堡里的马车来接他回。他甚至连救火演习都有跑过去看,爸爸是十希望索尔蒂尼会去看的因为他在这场演习中表得比所有跟他年龄相同人都出色。""你们没有再听到他的消息了吗?"K问道。"你好像很关心索尔蒂尼似的。""哦,是的,我很关心,"奥尔珈说,"啊,听到的,我们当然听到有关他的事。第二天早晨我们从熟中给阿玛丽亚的一声尖惊醒了;别人在床上翻一个身又躺下去睡了,是我却完全给她吵醒了便跑到她那儿去。她手拿着一封信站在窗口,是一个人刚从窗外递进的,他还在外面等候回呢。信写得很短,阿玛亚已经看过了,握在她着的手里;我看到她这倦情的娇态,感到她是么可爱啊!我在她身边了下来,读着那封信。还没有读完,她瞟了我眼,就从我手里把信拿去了,但是她实在没法再读第二遍,便把信撕粉碎,又抓起碎片照准外那个人的脸上扔去,着就关上了窗子。我们命运就在这天早晨决定。我说'决定了',但是在前一天的下午,每一钟也都同样是具有决定义的。""那么,信里说了些什么呢?"K问。"对啦,我还没有把这告你呢,"奥尔珈说道,"这是索尔蒂尼写给那个了红宝石项链的姑娘的封信。我不能复述这封的内容。这是召她到赫霍夫旅馆他那儿去的一便条,要她马上就去,为半小时以后,他就得开了。这封信是用最最流的话写的,那种话我从来没有听见过,我只从字面上猜测其中的一意义。凡是不认识阿玛亚的人,看到一个姑娘到这样的信,一定会认是奇耻大辱,尽管人家没有碰她一下。这不是封情书,连一句温柔的也没有,相反的,索尔尼由于阿玛丽亚的出现变得心神不宁,工作的意力也分散了,显然他此大发雷霆了。后来,们为了了解真相,把所的碎片都拼凑起来;很显,索尔蒂尼原想在当下午直接回城堡去,但为了阿玛丽亚的缘故,在村子里留下来了,但过了一夜还没有能把她掉,第二天早晨,他气了,于是就写了那封信任何人读到这种信,最也必然会勃然大怒,连个最冷血的人也不会例,不过,假使换了别人再读信里那种威胁的语,恐惧心马上又会占上,可是阿玛丽亚只感觉愤怒,她从来不知道为己或是为别人害怕什么。当我重新爬上床去睡的时候,心里不断想着上最后的那一段话--那一段话只说了一半就打了:'你得给我马上来,要不然,我就……'阿玛丽亚仍然坐在窗台上望外面,好像在等着再有么送信的人来,她准备对付第一个送信人那样对付他们。""当官儿的就是这个样子,"K勉强地说,"这不过是其中的一种类型罢了。你的爸又怎么办呢?我希望他有关部门提出强烈的抗,要是他不想直截了当赫伦霍夫去提出抗议的。这件事最糟的并不在阿玛丽亚所受到的耻辱这是容易补偿的,我不你为什么要夸大其词地调这一点;索尔蒂尼写这样一封信怎么会使阿丽亚蒙受一辈子的耻辱?……听了你讲的故事人家还以为这是她终身不掉的耻辱呢,这是绝可能的,要挽回阿玛丽的名誉是很容易的,过了几天,事情就会全部消云散,真正可耻的倒索尔蒂尼自己,而不是玛丽亚。使我感到恐怖是,索尔蒂尼居然可能用威权到如此地步。这事情这次是失败了,因干得太露骨了,太赤裸了,又碰到阿玛丽亚这一个有力的对手,但是种事情要是在条件比这为不利的场合下,再有千次也能成功的,甚至受害者本人都发觉不出己的耻辱来。""嘘,"奥尔珈说,"阿玛丽亚正往这边瞧着哩。"阿玛丽亚已经侍候父母吃完了西,现在忙着给母亲脱服。她刚解开了母亲的子,让母亲的手臂搂住的脖子,在脱裙子的时,又把母亲抱起一点儿然后再轻轻地把她放下。她的父亲还在生气,为先照顾了他的妻子,实这不过显然因为她的子比他更不行罢了,他会儿正想自己脱衣服,许他也想借此作为对他认为的女儿行动太缓慢一种谴责;可是尽管他始干的是最轻易和最不要的事情,只是脱去那松松地穿在脚上的大拖,然而他连这双拖鞋也不下来,他大口地喘着,不得不就此罢手,重直挺挺地躺在椅子上。"可是你还不知道真正具决定意义的事情是什么"奥尔珈说,"你说的话也许都对,但是具有决意义的是,阿玛丽亚没上赫伦霍夫去;她对待使的态度也许是能够得宽恕的。人家也不会去究;但是因为她没有上馆去,诅咒就落到我们家人的头上,这样也就她对待信使的态度变成可饶恕的冒犯行为了,的,这一点到后来甚至公开提出的一条主要罪。""什么!"K大声叫了出来,但是看到奥尔举起两只手来恳求他不大声叫嚷,便又立刻压了声音。"难道你,作为她的姐姐,也竟然说阿丽亚应该顺从索尔蒂尼意思,赶到赫伦霍夫旅去吗?""不,"奥尔珈说,"老天保佑我,可别这样怀疑我,你怎么能样想呢?我不知道还有个人能像阿玛丽亚那样么事情都干得那么正确。假使当初她上赫伦霍旅馆去了,我当然也会样支持她;可是她没有,这是了不起的英雄行。至于我,我坦白地承,要是我接到了那样的封信,我准要去了。我不了那种威胁,我害怕发生什么意外,只有阿丽亚才受得住。因为对这样的事情是有很多办的;比如说,换了另一姑娘,就会把自己打扮来,故意磨磨蹭蹭地挨一些时间,然后再到赫霍夫旅馆去,目的只是扑一个空,也可能会发索尔蒂尼打发信使出去就马上离开了,这是非可能的,因为这些老爷的心请是变幻无常的。是阿玛丽亚既不那样做也不采取任何其他方式因为她受到的侮辱太深,所以绝无保留地一口绝了。她只要做出一点从的样子,在恰当的时跨进赫伦霍夫旅馆,那惩罚就不会落到我们身来了,我们这儿有不少常聪明的律师,哪怕无生有,他们也能编出一套来,可是在这件事情,他们连无中生有的影都没有,然而相反却有么蔑视索尔蒂尼的信啦侮辱他的信使啦,等等""可是这一切惩罚和律师又算得上什么呢?"K说。"阿玛丽亚决不会因为索尔蒂尼的罪恶的起而受到控告和惩罚吧?""她会的,"奥尔珈说,"她会受到的,当然不是按照正式的司法诉讼程;她并不是直接受到惩,可是照样在其他方面到惩罚,她跟我们一家受到的惩罚有多么沉重,这你也一定开始看得来了。在你看来,这是公正的,是可怕的,但全村就只有你一个人抱这样的看法,这种看法对我们有利的,应该是我们感到安慰的,如果种看法显然不是建筑在误的观点上,我们就真感到安慰了。我可以很易地证明这一点,你得谅我,要是我顺便提起丽达的话,可是在弗丽跟克拉姆之间,抛开这件事情的最后结果不谈一些最初发生的情况是阿玛丽亚跟索尔蒂尼之的情况非常相似的,而,尽管开头听起来你也会大吃一惊,但是现在听起来就觉得很自然了这不仅是因为你已经听了这样的事情,光是习还不能减弱一个人的正判断力,还因为你已经脱你原来的偏见了。""不,奥尔珈,"K说,"我不懂得你干吗要把弗达也扯进来,她的情况这不一样,别把这两件同的事情混淆在一起,在你还是继续讲你的故吧。""如果我坚持要比较的话,请你不要见怪"奥尔珈说,"在你身上还保留着偏见的残余,以一提到弗丽达,你就得非保护她不可,不让家拿她来作比较。她是不着保护的,而是应该到赞扬的。拿这两件事来比较,我并不是说它完全一样,而是说这两之间的关系正如黑与白关系一样,而白的是弗达。一个人对弗丽达最该做的事情就是嘲笑她像我那回在酒吧间就很鲁地嘲笑过她--事后我感到很抱歉,--可是即使有人嘲笑她,那也是于嫉妒或者敌意,不管样,总还能叫人发笑。在另一方面,除了有血关系的亲人以外,人们阿玛丽亚只能表示轻蔑因此,如你所说,这两事情是完全不同的,可它们也还是相像的。""这两件事根本没有任何同的地方,"K固执地摇着头说,"别把弗丽达扯进来,弗丽达可没有接过像索尔蒂尼那样的妙,她也真的爱着克拉姆要是你不相信,你只消一问她就知道了,她到在还爱着他呢。""可这就真的不同了吗?"奥尔珈问道。"你以为克拉姆就不会用索尔蒂尼那样口气写信给弗丽达吗?些老爷们就是这样,当们办完公事站起身来的候,他们不知道怎样打他们日常的业余生活才,于是便心烦意乱地说了最粗野的话,不是每人都这样,但是大多数都是这样。写给阿玛丽的信也可能是一时的感冲动,完全没有考虑到在信上的字所代表的意。咱们知道这些老爷们想什么主意呢?你自己到过或者听人家说起过拉姆对弗丽达说话的口吗?克拉姆是以粗野出的,他能够一连几个钟像哑巴似地坐着一声不,然后猛地冒出那么粗的话来吓得你禁不住发。倒还没有听说索尔蒂有这样的情况,但是那候知道他的人还很少呢关于他的情况,大家真知道的就不过是他的名像索尔提尼而已。要不他们两个人的名字相像话,可能人家根本就不道他。甚至作为救火会一个权威人物,人家显也把他当作了索尔提尼当作了真正的权威人物他利用名字的相似把许事情推在索尔提尼的身,尤其是碰到任何任务他当代表的时候,好让己不受干扰地工作。现,像索尔蒂尼这么一个善于社交的人,突然发自己爱上了一个乡村姑,对待这样一件事,他别人,比方说,跟隔壁木匠的学徒,自然是迥不同的。人们也必须记,在一个官老爷跟一个村补鞋匠的女儿之间是着一道鸿沟的,上面必有一座桥梁才能通过,尔蒂尼就想这样干,换别人也许就不是那样干。当然,我们这些人都认为是属于城堡的,在们之间也不存在什么鸿,也不需要什么沟通的西,在一般情况下,这可能是千真万确的,但一旦发生了真正重大事的时候,我们所有的无的证据却又证明这些都不真实的了。不管怎样这一切应该使你对索尔尼的行径比较理解,也那么可怕了;跟克拉姆行径比较起来,他还是较合理的,甚至对那些到影响的本人来说,也较容易忍受一些。克拉写的情书,比索尔蒂尼的最粗野的信还更教人气。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我可不是在冒昧地批评拉姆,我只是在比较这个人,因为你看不出这个人的不同在什么地方克拉姆是凌驾在女人之的暴君,他开头传召这到他那儿去,接着又传另一个上他那儿去,他谁都搞不长,他撵走她就跟找她们来一样随便哦,克拉姆甚至不屑于先写一封信,认为太费啦。所以,相比之下,样一个不爱交际的索尔尼,他跟女人的关系至人们还不知道,居然肯尊用他漂亮的官方手笔上一封信,虽说内容写很不好,难道能说他这的行径跟克拉姆一样可吗?假使受到克拉姆的青并不是荣誉而是相反那么弗丽达对克拉姆的情又怎么能被认为是荣呢?女人和官员之间存这种关系,请相信我的,是很难断定的,或者如说是很容易断定的。为在男女的关系中总会生爱情。一个官员决不有情场失意的事情。所,就这方面来说,一个娘--我不光是指弗丽达,也是指别的许多姑娘--只是出于爱情才献身给一个官员。她爱他,于就献身给他,仅此而已这里没有什么值得称道东西。可是你会反驳我阿玛丽亚根本不爱索尔尼。唔,也许她并不爱,可当时也许她是爱他,谁又能肯定呢?连她己也不能肯定,当她那激烈地拒绝他的时候,怎么能想像她就不爱他?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官被女人拒绝过。巴纳巴常说,有时候她还会气浑身发抖,跟三年前她劲把窗子关上的时候的形一样。这倒是真的,此,谁也不敢去问她什;她跟索尔蒂尼已经一两断了,这就是她知道一切;她爱他还是不爱,她就不知道了。可我都知道,官员们只要对人稍假颜色,她们就会不自禁地爱上他们,是,甚至早就爱上他们了如果她们要否认,就让们否认去吧,而索尔蒂不仅对阿玛丽亚表示好,而且一看到她就跳到辕这边来;尽管他的两腿在办公桌旁坐得直僵的,但一下子就跳过了辕。可是你会这么说,玛丽亚不过是一个例外。是的,她是例外,她绝上索尔蒂尼那儿去,的确是一个例外,但是假使再加上一句,说她本不爱索尔蒂尼,那么她这种绝无仅有的例外就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了。我得向你承认,那下午我们都给搞得晕头向了,可是尽管我们心糊涂,我们认为我们还看到了阿玛丽亚堕人情的迹象,至少流露了一爱的迹象。但是一旦我把这一切都考虑在内,丽达和阿玛丽亚之间还什么不同呢?只有一点同,就是弗丽达干了阿丽亚所不愿干的事。""也许是这样吧,"K说,"但是对我来说,主要的不同之点是,弗丽达是的未婚妻,而我关心阿丽亚,只是因为她是城使者巴纳巴斯的妹妹,的命运也许跟他的职务结在一起了。假使正像开头讲的情况那样,阿丽亚在一个官员手里遭了严重的屈辱,那么,应该严肃地正视这件事然而这是出于社会舆论责任感,而不只是出于阿玛丽亚个人的同情。是你所说的这一切已经变了我的处境,尽管我明白是怎样改变的,可然这是你告诉我的,我就准备接受这种已经改了的处境,因此,我想这件事完全丢开不谈;不是救火会会员,索尔尼跟我毫不相干。可是丽达跟我是有关系的,毫无保留地信赖她,而要继续信赖她,使我感惊奇的是,你离开了正,在谈论阿玛丽亚的时竟攻击起弗丽达来,想摇我对她的信任。我并以为你是有意这样做的更不是出于敌意,因为使那样的话,我早就该开了。你不是存心这样,而是为形势所迫,出对阿玛丽亚的爱,你要她捧得比其他所有的女都高,你就不自觉地说这些话来了,而且由于在阿玛丽亚身上找不到够的美德,你就只好用低别人的办法来自圆其。阿玛丽亚的行动是够色的,可是你说得越多就越说不清她的这个行到底是崇高还是卑微,聪明还是愚蠢,是勇敢是怯懦;阿玛丽亚把她动机深深地藏在心里,也猜不透她打的是什么意。另一方面,弗丽达没有干出什么惊人的事来,她只是照着自己的意行事,对于任何一个着善意去观察她的行动人来说,那是一目了然,是可以用事实来证明,因此也没有什么把柄以让别人飞短流长。可我既不想贬低阿玛丽亚也不想卫护弗丽达,我希望的只是让你明白我弗丽达之间存在着什么的关系,对弗丽达的攻也就是对我本人的攻击我到你们村子里来,是于我的本意,我要在这安家,也是出于我自己本意,可是自从我来到儿以后,我所遭遇的一,尤其是我将来会有什样的前途--尽管前途黯淡,前途毕竟还是存在,--我得完全依靠弗丽达,这一点你是怎么也驳不掉的。是的,我是为一个士地测量员应聘这儿来的,可是这不过一个托辞,他们是在戏我,每家人家都把我给了出来,直到今天他们在戏弄我;可是现在我到的这场游戏却更加错复杂了,简直可以说是个大圆圈--这是有用意的,但是也不会有多大思,--可是我已经有了一个家,有了一个职务有了要干的实际工作,有了一个未婚的妻子,我有别的事情要办的时,她分担我的职务,我备跟她结婚,成为本村一个居民,除了跟官方联系以外,我跟克拉姆有私人的联系,尽管目我还没有利用这一点。些难道还不够多吗?我你这儿来的时候,为什我会受到你的欢迎?为么你推心置腹地把你们庭的历史告诉我?为什你想我也许可能给你帮点忙呢?当然不是因为是一个在一星期以前给家,比如说,给雷斯曼勃伦斯威克,撵出门的地测量员,而是因为我一个在背后有一些势力人。但是这些,我全靠丽达,而弗丽达本人又一个非常谦逊的人,即你问她这一点,她也不道真有这回事。因此,面考虑了这一切,天真邪的弗丽达所作出的成,似乎比自高自大的阿丽亚所作出的成就大,以我要说,我得出的印是你在为阿玛丽亚乞援向谁乞援呢?作为最后一着,除了弗丽达还有呢。""难道我真的攻击了弗丽达吗?"奥尔林问道。"我确实没有那个意思,我还以为我并没有她什么坏话,虽然如此可能是贬低了她;我们处境很糟,我们的整个界都毁了,而一旦我们始怨天尤人,我们就不不觉地言过其实了。你得很对,现在我们跟弗达之间有着很大的区别有时强调这一点也是一好事。三年前我们是受尊敬的姑娘,而弗丽达一个无家可归的野孩子桥头客栈的一个女仆,们走过她身边时连正眼不望她一下,我承认,们未免太傲慢了,可是们就是这样教导出来的然而你看了那天晚上在伦霍夫旅馆的情景,可就明白我们今天各自所的地位了。弗丽达手里着鞭子,而我却混在一仆人中间。可是还有比更糟的事情呢!弗丽达能瞧不起我们,她的地也有资格瞧不起我们,际情况也迫使她瞧不起们。又有谁不藐视我们?谁要是决心藐视我们谁就会得到很多的朋友你认识弗丽达的接替人?她叫佩披。前天晚上第一次碰见她,往常她旅馆里的一个女仆。她弗丽达还更瞧不起我。跑去买啤酒的时候,她窗子里一看见我,就跑把门锁上了,我不得不求她好大一会儿,答应我头上的缎带送给她,这才开门让我进去。可等我把缎带给她的时候她又把它扔到屋子的角里去了。得啦,假使她藐视我,那我也没有办,我多少还得仰仗她的感才行呢,她是掌管赫霍夫酒吧间的女招待哩自然,她只是临时性的因为她还没有当正式女待的资格。人们只要听下旅馆老板是怎样对佩说话的,再把他的语气他对弗丽达说话的声调较一下就明白了。可是并不能使佩披不藐视我甚至还想藐视阿玛丽亚阿玛丽亚只消眼睛一瞪就可以把她跟她所有的子和缎带一起撵出屋子,比她用自己两条肥腿得还要快。昨天我又听说那些恼人的中伤阿玛亚的话,直到最后顾客都来帮我说话了,她才口,至于他们是怎样帮的忙的,你已经看到过。""你真容易生气,"K说,"我只是把弗丽达摆到恰如其分的位置上并没有像你想的那样存小看你们。你们这一家我有着特殊的利害关系这我从来没有否认过;是这种利害关系又怎么成为我鄙视你们的理由我就不明白了。""哦,K,"奥尔珈说,"我怕连你也会明白这是什么理;阿玛丽亚对索尔蒂的态度就是我们受到鄙的起因,难道你连这一也不明白吗?""这的确要教人奇怪,"K说,"人们也许会称赞或者责阿玛丽亚这样一个举动可是怎么会鄙视她呢?且即使她由于某种我无理解的原因而受到人家鄙视,这种鄙视又为什要扩大到你们其他人身,扩大到她清白无辜的庭呢?比方说佩披鄙视,这是她不懂礼貌,假我再上赫伦霍夫旅馆去话,我要向她指出这一。""如果你要去改变那些鄙视我们的人的看法K,"奥尔珈说,"那你就会丢掉你的工作,因这一切都是由城堡操纵。救火会开庆祝会的第天早晨发生的事情,我记得清清楚楚。勃伦斯克,他那时还是我们的手,跟往常一样来到我的家里,领了他那份活便回家去了,我们正坐吃早饭,每一个人都兴采烈,包括阿玛丽亚和自己在内,爸爸不停地着这次庆祝会,给我们着关于救火会的计划,为你一定知道城堡也有个救火会,它派来了一代表团参加庆祝会。大对城堡的救火会议论纷,在场的从城堡里来的爷们看了我们救火会的演给予很高的评价,认城堡的救火会比不上我的,因此曾说起要在本教练员的协助下改组他的救火会;有好几个人能当上教练候选人,但爸爸认为自己颇有当选希望。他谈论着这些事,像他平时那样心情愉,张开两只手撑着桌子到后来他的两只手臂把张桌子都抱住了,当他头从打开的窗子望着天的时候,他的脸显得那年轻而又洋溢着希望的辉,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到他有这样的脸色。接阿玛丽亚带着一副我们前从来没有见到过的镇而又自信的神情说,对爷们说的话不要过于认,在这种场合他们惯于些动听的话,但是并没多大作用,或者一点作也没有,他们的话一说口就忘得干干净净,当,下次人们照样又会重上他们的当的。妈妈不她讲这种话,爸爸却觉她这副像大人一样懂事神气很好笑,接着,他惊地跳了起来,好像向周寻找他刚失去的东西的--可又并没有失去什么,--并且说勃伦斯威克告诉过他关于送信使和撕掉一封信的事,问们知道不知道这件事,件事跟谁有关,到底是么回事?我们大家都不一声,巴纳巴斯那时很轻,像一只小羊羔似的说了一句特别淘气或是礼的话,于是变换了话,整个事情也就忘掉了"有人敲门了。尔珈跑去开了。一道光从一黑魆魆的灯笼射到门槛里。位深夜来访的人低声问着,尔珈也同样低回答着,但是客还不满意,闯进屋来。奥珈发现自己再没法挡住他了便喊阿玛丽亚显然是希望阿丽亚能用什么法阻止这位不之客闯进来,免惊动老人们安睡。阿玛丽果然立刻赶过,推开了奥尔,走到大街上随手把门关上。她只在门外了一会儿,几马上就回来了奥尔珈办不到事情,她很快办妥了上一章目 录下一"不,"奥尔珈说,"根本没有同情不同情这种问题。像们这样年轻无知的人尚且知,爸爸当然也是知道的,但就跟他把什么东西都忘记了样,他把这一点也忘掉了。想出的主意,就是到那条靠城堡的大路上站着,等官员乘着马车经过的时候,他就住机会向他们哀求宽恕。说实话,即使这种不可能的事真的发生了,他的哀求真的某一个官员听到了,这也只一个疯狂而文糊涂的主意。为单单一个官员怎么能下令免呢?充其量也只有政府才行使这个权力,而且很明显就连政府一般也只能判罪而能随便赦免。不论在什么情之下,即使有一个官员跨下车,愿意受理这件事,听了爸爸这么一个可怜而又疲惫老头子的含含糊糊的话,他怎么能清楚地了解这件事呢官员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但也是片面的;一个官员在己的部门里,只要听一句话能领会全部意义,但是把另个部门的事情讲给他听,一小时一个小时地解释给他听他可以很有礼貌地点着头,是实际上他一个字都没有听。这是很自然的,即使是跟通人有关的小公事--一个官员只消耸耸肩膀就能处理的事情,--如果你想彻底了解其中的一件,那你把一生的间花在这上面也得不到什么果。即使爸爸碰巧遇上了一负责官员,他没有必要的文,又能处理什么问题呢,也不能在大路上处理啊;他不赦免什么,他只能公事公办干脆把它交给有关部门去处,这对爸爸来说,早已完全败啦。爸爸想到坚持这样一主意,他该落进一个多么尴的境地啊!要是连这样的做也能有一丝取得成功的希望话,那么,那条路上就会塞请求的人了;可是因为连三孩子也明白这是根本不可能事,所以这条路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可是也许就连这一也支持了爸爸的希望,他从何地方都能找到一些东西来持他的希望。他迫切需要这能支持他的希望的东西,对个头脑正常的人来说,根本会有这样离奇的想法,只要表面的迹象看一下,就知道是不可能的。官员们下乡来者回城堡去,都不是为了玩,而是因为村子里或者城堡有事等着他们去办,所以他来去匆匆。望着车窗外面寻请愿人,对于他们来说,多是没有这回事的,因为车厢塞满了文件,他们在路上还批阅文件哩。"




最新章节:我为宫狂电视剧

更新时间:2021-04-17

最新章节列表
新浪财经
中欧时代先锋股票a
紫金矿业
勇士之门
所有的福字
即构
优锘科技
彭家富
纸白银论坛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殉情是什么意思
第2章 光大银行股票
第3章 掠食城市
第4章 缩量上涨
第5章 金华空气质量
第6章 上海机场股票
第7章 南京晓庄学院信息门户
第8章 胞波
第9章 易基50基金净值
第10章 今天股市
第11章 白银现货
第12章 海尔兄弟
第13章 000831工银医疗保健
第14章 蓝湖
第15章 担组词
第16章 牧原股份
第17章 抖音集卡
第18章 美元指数
第19章 融通深证100
第20章 今日股市大盘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8908章节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城乡维修工小说全集

裴江朝

穿越杨玉环的小说

皮孤兰

麻晓龙小说

仲孙诗妍

和姐表姐做爱小说

全烤

小说如何受欢迎

童晰绚

推倒美女教官小说

邵洹霆